数字化引擎助推外贸新发展
来源:未知 点击: 发布时间:2022-06-12 02:29

  上线万家实体商铺,整合了上下游200万家中小微企业,商品种类500多万种,今年一季度实现交易额同比增长90%,累计交易额超210亿元……这是“义乌小商品城Chinagoods”线上贸易平台交出的成绩单。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外贸行业遭遇冲击,“世界超市”义乌聚焦数字化转型,推动线上线下融合发展,形成更多商贸流通新平台新业态新模式。

  今年前5个月,我国进出口总值16.04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增长8.3%。来之不易的成绩离不开贸易数字化的创新力量。国办近日印发的《关于推动外贸保稳提质的意见》指出,优化创新线上办展模式,支持中小微企业以“境内线上对口谈、境外线下商品展”等方式参加境外展会,促进企业用好线上渠道扩大贸易成交。

  这两天,在义乌国际商贸城一区经营饰品的商户陶小燕很高兴,自从2020年10月入驻义乌小商品城的官方网站——“义乌小商品城Chinagoods”平台以来,产品在平台的曝光量持续增长,“线上引流”而来的采购商络绎不绝。

  疫情发生以来,由于外商无法到现场采购,加上海运、空运价格上涨,原定的新品发布会、订货会无法照常举行,陶小燕的生意一度受到影响。面对严峻形势,陶小燕积极求变,依托平台实现贸易数字化转型,把新产品发布会、视频订货会开到了“云端”。

  “这个平台的出现是雪中送炭。采购商可以在这个平台上了解我们的商品,也可以直接在平台上下单,成交率大大提高。”陶小燕如今已是多家电商企业和“网红主播”的核心供货商,“我们今年的目标就是打造3到5个爆款产品,重点培养一批电商客户。”

  与陶小燕同在商贸城一区的徐嘉蔚,从事饰品生意已经10余年,产品主供欧美市场,原材料则是日本进口。得益于提前布局贸易数字化、拓展了多元化的线上渠道,在疫情冲击面前,其线上订单呈现井喷式增长,年销售额由2020年不足20万元,提升至2021年的200万元。

  “当下受疫情影响,传统外贸向数字化新外贸转型,已经成为行业发展不可逆转的大趋势。很多企业提出,要把生意搬上网。”徐嘉蔚告诉记者,为了方便客户选购,她会把产品拍成组照,并给产品编号,标注好尺寸、价格、材质发给境外采购商确认,“客户看到样品,心里就会有数,采购哪一款产品、采购多少数量会线上告知”。

  据徐嘉蔚介绍,国外客户下单后,工厂会根据交货周期,安排生产计划,生产完毕后就会运送至客户指定的仓库,由合作的外贸公司进行验货、报关、订舱等事宜,随后通过公路或义乌宁波海铁联运的方式短驳至宁波舟山港、北仑港、穿山港区装船出海。

  陶小燕、徐嘉蔚的故事,正是义乌贸易数字化转型过程中的缩影。作为全球小商品集散地和中国重要的贸易窗口,义乌加速实现贸易转型,大力发展电子商务,全力推进“电商换市”工程。

  “Chinagoods平台相当于把义乌市场的贸易生态全面线上化、数字化。”义乌中国小商品城大数据有限公司营销策划部经理何松林介绍,于2020年10月上线的Chinagoods平台,背靠义乌市场7.5万家实体商铺资源,服务产业链上游200万家中小微企业,对接供需双方在生产制造、展示交易、仓储物流、金融信贷、市场管理等环节的需求,致力于构建真实、开放、融合的数字化贸易综合服务平台。

  共吸引2.55万家参展企业累计上传展品305.21万件,其中新产品95.15万件,参展企业云展厅累计访问量622.31万次,展客商共发出21.05万张电子名片,境外采购商发起即时沟通约10万次,供采对接更加精准高效……今年4月24日,为期10天的第131届广交会在“云端”落幕。

  尽管受到疫情影响,但本届“云端”广交会依然火爆。值得关注的是,本次广交会全面优化升级了官网平台,设置展商展品、供采对接、新品发布、展商连线、虚拟展馆、新闻与活动、大会服务等栏目,借助现代信息技术为中外企业搭建了一个全时空、无边界的高效贸易平台。

  广交会被誉为中国外贸的“晴雨表”和“风向标”,“云广交”的变化是中国疫情下拥抱数字经济浪潮的缩影。从直播带货、云端探厂、线上洽谈,到模拟场景、沉浸体验等全链条数字化融合,参展企业早已驾轻就熟,积极推动数字化转型。

  事实上,贸易数字化并非简单把生意“搬到”网上,而是包括生产、营销、物流、仓储、跨境、支付等多环节、全流程的数字化,推动传统货物贸易效率提升、价值增长和结构优化。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商务研究中心教授王健向记者解释,“贸易数字化的过程既包含了用数字技术对原有贸易流程的替代或优化,同时又会创建新的商业模式,改变原来的商业流程,创造新的增长点。因而对外贸行业,特别是传统外贸行业来说是一个转型的契机”。

  在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张平看来,数字贸易推动了贸易便利化,由于数字技术的发展应用,降低了贸易成本、丰富了参与主体、减少中间环节,同时强调个性选择。数字化推动了数字服务融入和改变全球价值链,数字服务在价值链中的收益和比重不断地增加,导致知识密集型的产业将会获得更多收益。

  随着经济全球化不断深入以及数字技术的升级,特别是疫情的影响,当前数字贸易正成为国际贸易的最新发展形态。“疫情改变了人们的消费方式,特别对于欧美西方国家消费者来说,网络购物提供了更多元的选择、更安全的消费环境,从而形成一种新的网络消费习惯。”王健告诉记者,随着跨境电商平台如亚马逊、Ebay等发展,国外市场对中国商品的需求不断扩大,因而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展转型贸易数字化。

  今年年初,国务院发布的《“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明确指出,以数字化驱动贸易主体转型和贸易方式变革,营造贸易数字化良好环境。完善数字贸易促进政策,加强制度供给和法律保障。加大服务业开放力度,探索放宽数字经济新业态准入,引进全球服务业跨国公司在华设立运营总部、研发设计中心、采购物流中心、结算中心,积极引进优质外资企业和创业团队,加强国际创新资源“引进来”。

  超大规模市场、数字基础设施、产业规模优势支撑贸易向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升级

  不久前,义乌市元喆贸易商行的银行账户收到一条到账信息,金额为41063.5元。这是义乌市场商户使用Chinagoods出口贸易创新产品“货款宝”提前收到出口货物尾款的首笔垫款。此笔到账信息意味着“货款宝”业务正式常态化运营。

  该业务是义乌小商品城Chinagoods为市场经营户、贸易公司推出的市场采购贸易尾款保障服务产品,满足卖家提前收款、海外控货、安全回款、安全交货的需求。“从申请开通‘货款宝’到在线提交订单,最后放款到账,只需要一部智能手机就能处理。”元喆贸易商行负责人曹艳告诉记者。

  贸易数字化离不开数字基础设施,对于网络通信、存储计算、融合应用等都有着很高的要求,而近年来中国在这些方面的发展成就为其提供了强力支撑。

  今年2月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10.32亿,较2020年12月增长4296万,互联网普及率达73.0%。在网络基础资源方面,截至2021年12月,我国域名总数达3593万个;移动通信网络IPv6流量占比已经达到35.15%。在信息通信业方面,截至2021年12月,累计建成并开通5G基站数达142.5万个,全年新增5G基站数达到65.4万个;有全国影响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已经超过150个,接入设备总量超过7600万台套,全国在建“5G+工业互联网”项目超过2000个,工业互联网和5G在国民经济重点行业的融合创新应用不断加快。中国的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和物联网等产业规模都呈现出迅猛发展的良好势头,并在很多产业领域领跑全球。

  作为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同时也是主要经济体和货物贸易大国,我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商品消费市场,14亿多人口的超大规模市场优势明显,助推贸易数字化、智能化转型。

  “最终消费支出由2012年的27.5万亿提升到2020年的56.1万亿元,最终消费支出占GDP的比重由51.1%提升到54.7%。我国消费市场快速发展,不仅改善了中国人民的生活,也为世界各国提供了更多发展机遇。去年我国消费品进口额达到了1.7万亿元,比2012年增长了1倍以上,占进口总额约10%。”商务部相关负责人在“中国这十年”系列主题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像网络零售、跨境电商、移动支付等新业态新模式新场景不断涌现,传统商业企业加快数字化、智能化改造,线上线下消费加快融合,不仅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也深刻改变了中国老百姓的日常生活。

  “由于中国消费市场规模巨大,电子商务起步较早,市场氛围比较好,企业运用网络技术进行营销的能力也比较强。”王健表示,更为重要的是,我国具有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供应链体系健全、产业配套能力强,规模庞大、分布广泛,中国的制造业与全球产业链供应链深度融合,并呈现出巨大的制造业产业规模优势。对于国外市场消费端的需求,中国制造能够做到有效覆盖,同时又可以做到种类丰富、价格合适,因而依托数字技术,就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

  2021年,货物贸易总额达到6.05万亿美元,服务贸易突破8000亿美元,较2012年分别增长56%和70%。2017年以来,我国已经连续5年保持世界货物贸易第一大国的地位……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扎实推进稳外贸,促进贸易创新发展。十年来,我国内外贸发展取得历史性成就、实现历史性变革。

  “十四五”时期,我国进入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发展阶段,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外贸发展面临的机遇和挑战都有新变化。在王健看来,随着数字化的发展,贸易数字化是贸易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中国加速从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迈进的重要路径。

  《数字平台助力中小企业参与全球供应链竞争》报告显示,数字化国际供应链时代正加速到来。从全球市场来看,2020年全球B2B电子商务交易额达7万亿美元左右,预计2020-2027年的复合增速可达17.5%,约占全球电子商务交易的80%左右。疫情以来,国际贸易与供应链遭遇严重冲击,但跨境B2B却呈现逆势增长,预计至2025年,全球将有近八成的B2B交易转向线上。

  “全球贸易数字化渗透率急剧增加,给中国外贸数字化带来了发展的新机遇。”王健指出,在过去的20年间,作为贸易数字化组成部分的跨境电商交易额每年至少以30%的速度增长,市场给具有实力的中国企业提供了广阔机会。尤为重要的是,中国政府高度重视贸易数字化发展,给企业提供了便利的条件,在长三角、珠三角或者福建沿海,一系列政策优惠、规模庞大、服务完备的跨境电商园区吸引了大批商家入驻。

  近年来,中国推动贸易数字化转型蹄疾步稳。2019年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提升贸易数字化水平”。2021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也提出要“提升贸易数字化水平”。《“十四五”对外贸易高质量发展规划》明确把“提升贸易数字化水平”列入十大主要任务,并围绕贸易全链条数字化赋能、服务贸易数字化进程、贸易主体数字化转型和营造良好的政策环境4个方面做出了全方位、多层次、系统性的部署和安排。